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影音 电台 历史 品网 交友 聊天 导航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


关于2005年1月18日建设大道与新华路交汇处犯罪团伙扒窃行人、殴打我的情况说明

 

    张亚按(05/02/02):事发当天,我即向武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、武汉市公安局犯罪举报中心发去了电子邮件。1月21日,将这份打印好的情况说明交到了新华街派出所。有关此事的网上讨论见汉网论坛。

 

地段所属派出所:

    1月18日傍晚,我在新世界百货商场附近,制止偷窃,遭到殴打。拨打110后,随来警到派出所写了一份记录,当时写得很仓促,因此现在尽可能详细、准确地写一份情况说明,希望能为警方保一方平安起点作用。

    2005年1月18日傍晚,我由宝丰路出发,沿建设大道散步至新世界百货商场,继续前行准备在十字路口过马路返回时(约6点半左右),见有2个小孩(个子都不高,大概10来岁)跟在一挎包女士身后,正欲行窃,我立即呵斥制止。这时,其中一小孩(这个小孩像新疆人)往新世界方向呼叫同伙来打我。过来2个同伙(青壮年,个子不高),他们拳击我的脸部、踢打我的腹部(事后发现我的左眼被打肿,至今有痛感)。我挣脱后奔向对面向交警和交通管理人员告知情况。其中一交警模样的人问我碰到的是不是两个新疆小孩,我说是,他说等到报警可能他们已经跑掉了,要我去拨打110,我沿建设大道一路找电话亭拨打110十几次,都是被告知“正忙”,大约过了有一刻钟以上时间才拨通,告知情况后我在新世界百货商场前等候来警,2名来警驾车来后让我上车,询问情况,并带我到派出所填写了一份记录。

    从当时交警和其他交通管理人员对我讲的话来看,他们此前已了解这个偷窃团伙,一交通管理人员说他曾制止过偷窃的小孩。但从我的遭遇看,这个团伙没有受到有力打击,依然在猖狂作案。

    我以前就在此地段见过强行乞讨的小孩,我是极力避开的。但从1月18日的遭遇看,他们应该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,在此地段已经作案很长时间了。由小孩、老太婆乞讨,小孩同时伺机扒窃,即便把他们抓住,也不好处罚(交谈中,此处交警、其他交管人员都知道那几个“新疆小孩”)。当天的“特殊情况”是,2个小孩明目张胆的扒窃被我制止,引出了2个在暗处望风的青壮年殴打我。我想真正的流氓头子还未出场。

 

张亚
2005年1月20日

 

附记(张亚在汉网论坛的有关发言):

    110长时间拨打不通会导致严重后果,本来可以避免发生、可以减轻危害的犯罪因为110的延宕而肆行无忌是不能容忍的。我想这个问题早该解决,也不难解决。

    关于出警时间,我拨通110后,接听人员告知的是10分钟以后警察到新世界百货商场门口。实际到达时间估计也是10分钟。

 

    今天(1月20日)去给派出所递交一份详细的情况说明。我问此处十字路口的交警:新世界这块由哪个派出所管?他指点我去万松园派出所。我找到这个派出所,发现不是事发当天,警察驾车带我去的派出所,万松园派出所民警画图询问事发地点,告诉我去找新华街派出所。看来,新世界这一地段是不同派出所辖区的交界处。

 

    我从新华街派出所树立在大道旁的灯箱上抄下了他们的报警电话:85823839 85394660

    作为一个公民,我该做的都做了。

 

    我也认为应加强便衣巡视,而且还要挑选合适的人员作便衣。此前,在此地段我是看到过停靠的巡警车辆的。但是事实表明,仅靠“赶”、“制止”小孩扒窃没有解决问题,反使这个团伙认为好对付。在暗处望风的犯罪分子不轻易露面,他们出手是看人的。

 

    关于保护少数民族的政策我是理解和支持的,但是这不能成为少数民族不受法律约束的理由。这个问题实质是一个把握政策尺度的问题。不能把民族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割裂开来,对立起来。有关部门如果这个问题想不清楚,只能说明其政策水平不高。再者,如果确有少数民族违法、犯罪可以减轻处罚的条款,也应该根据现实情况做出调整,以适应现实的社会需要。总之,事在人为,不管什么矛盾都是有办法解决的,一时解决不了的,就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推进来解决。


最后修改时间:

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
Copyright Help ©2003-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. Guestbook

中朝网 中越网 中日网 张青山文集